5分28-推荐

                                                                  来源:5分28-推荐
                                                                  发稿时间:2020-07-04 23:45:23

                                                                  正如陈弘所提到的,在澳情报安全部门眼中,中国对澳大利亚的“影响渗透”和“间谍威胁”无处不在,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ASIO)总干事伯吉斯曾对外声称,“澳面临的外国渗透和干涉威胁在规模、广度和目标等方面均前所未有,严重程度甚至超过冷战时期”,“澳各行各业都是外国干涉的潜在对象,包括各级别议员及其团队、政府官员、媒体和分析人士、商界领袖、高校等”。在这种“被害妄想”的意识下,澳大利亚情报安全部门不断鼓动政府出台针对所谓“外国影响渗透”活动的法案,并且向澳国内媒体“喂料”,暗中支持媒体炒作“中国间谍威胁”,毒化澳中关系。

                                                                  10年前,澳大利亚还被美国“太空战”网站形容为地处亚太“二线”,但随着美国在澳部署多座军事情报搜集站,澳方对俄罗斯、中国等国的监视也在加强。近年来,澳国内媒体披露出澳美共同运营“松峡”联合情报设施等信息,表明中国已是这些技术监控设施的重要目标。澳大利亚不断强化对中国间谍情报和技术窃密活动的同时,却指责中国对澳“影响渗透”和“间谍威胁”,用“贼喊捉贼”这个成语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对于中国的崛起,澳大利亚是怀有复杂心情的。”华东师范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教授陈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澳大利亚一方面借中国经济腾飞而获得大量经济利益,另一方面又对中国有着潜意识的敌意,中国的政治体制与其截然不同,近年来澳大利亚政策上意识形态导向较强,这种潜在的敌意往往在外力和内因的共同推动下冒头,误导决策思维。

                                                                  海外网6月30日电 30日,日本众议院和参议院公开了2019年国会议员收入报告书,结果显示,平均每名议员年收入约为2427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59万元),低于上年平均水平。

                                                                  综合日本时事通讯社等媒体报道,此次公布收入的是在去年(2019年)一年中担任国会议员的653位日本政界人士,平均收入比去年减少了23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5万元)。其中,在所有议员中收入最高的是来自日本自民党的参议院议员元荣太一郎,收入达8亿4502万日元(约合人民币5545万元)。同样来自自民党的前外务副大臣逢泽一郎(1亿117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732万元)、参议员中西健治(1亿797万日元,约合人民币708万元)则紧随其后。戴口罩的印度民众(图源:路透社)

                                                                  澳情报安全部门对中国大肆开展技术窃密活动由来已久。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驻澳大使馆在修建过程中,澳大利亚情报安全部门借机“暗动手脚”。馆舍投入使用后,中国有关部门在检测中发现,建筑内部被澳方安装了大量窃听器材,包括当时最先进的拾震式窃听器和高频、低频电磁感应式窃听装置,几乎覆盖了每层楼板,甚至连使馆储藏室也未能幸免,以至于中国政府只能在澳重建大使馆。从工作掌握的情况看,澳大利亚情报安全部门至今仍未停止对中国驻外使领馆的技术监控和窃密。

                                                                  图为从澳大利亚间谍身上起获的情报经费、间谍工具和地图。

                                                                  安倍晋三(图源:路透社)

                                                                  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2018年,我国执法部门对一起间谍案件进行侦查时,在境内发现并现场抓获了执行情报交联活动的澳大利亚情报安全部门的间谍,当场起获用于间谍活动的器材、经费以及刚刚搜集的情报资料。记者注意到,其中一个小本上记录着一些地名,疑似与澳方的间谍活动有关。有关部门透露,除在中国境内实施间谍情报活动外,澳大利亚情报安全部门在澳本土和第三国也针对华人开展策反活动。有关部门曾破获案件,澳大利亚情报安全部门将一名华人策反后,安排其到位于堪培拉附近的斯旺岛秘密基地进行专业的间谍培训,之后又将他派遣回中国大陆搜集情报。

                                                                  对澳情报官员和部分媒体对中方的所谓指控,中方多次进行严厉驳斥,正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所说:“(澳大利亚)不断编造所谓中国的‘间谍案’,对澳大利亚的‘渗透案’,我想无论情节多么离奇,花样如何翻新,谎言终究是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