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秒时时彩注册登录】股权司法冻结、资金链断裂,冯鑫的暴风经历了什么?

  • 时间:
  • 浏览:0

【电脑报在线】月初,暴风集团官方发布公告,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司法冻结了其CEO冯鑫所持有的次要本公司股份。受此影响,暴风集团股价持续下跌, 7月9日直接跌停收市。

月初,暴风集团官方发布公告,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司法冻结了其CEO冯鑫所持有的次要本公司股份。受此影响,暴风集团股价持续下跌, 7月9日直接跌停收市。

该公告回应前,冯鑫持有暴风集团70,322,408 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1.34%,而此次被冻结股份 3,271,296 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 4.65%,占公司总股本的0.99%,有时候冻结到期日为2021年6月25日,整整还有三年。

危机下的暴风也时候开始了自救,冯鑫通过暴风集团订阅号回应了万字长文——《三年大考,暴风雨中的暴风——冯鑫的内部人员两小时长谈》,复盘了暴风上市三年以来的种种失误,有时候将暴风及自身面临的债务危机进行了阐述,最重要的是传达了一个 信息:“冯鑫该人的债务风险不需要会传递给暴风,暴风仍然是一个 健康的、有品牌的互联网上市公司” 。

有此“利好”消息,加上上大盘为涨势,暴风的股价一度时不时 老出了反弹,7月10日以13.35元收盘,涨幅4.79%。不过,暴风面临的疑问并都有一句承诺就能挽救的,7月11日,暴风集团市值继续下滑,收盘价仅为12.62元,创下了历史新低,日跌幅也达到了5.47%。

再无股权质押

本次对冯鑫实行股权司法冻结,源于此前冯鑫曾许诺投资方中信资本,暴风魔镜将在2020年底前完成并购或上市,时候 未能达成条件,将由冯鑫该人承担资金回购责任。

一般来说,投资方时候 都有发现重大疑问,是不需要要求提前撤资,以及冻结该人财产的,更别说中信资本一个 的大股东了。

在中信资本提出撤资后,冯鑫该人只好兑现承诺进行回购,在支付了8000万元,但仍有800万元资金无法支付。为了保护自身利益,中信资本以股权转让合同纠纷为由,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申请了财产保全,故而冻结了冯鑫名下的暴风集团股权。

要知道,在冻结法令回应时候 ,暴风集团曾曝光了一份不超过8000万元的创业板小额快速融资预案——目前暴风集团市值80亿元,觉得和鼎盛时期80亿元相比时候 严重缩水,但业内人士却毫不留情地揭了暴风的伤疤:“连8000万都前要去市场上募集,暴风时候 连这点钱都掏没人了来了。”

就冯鑫该人来说,其股票质押率已达95.35%,加上上本次的司法冻结,他持有的暴风集团股权时候 太难 自由支配,时不时 靠质押融资的冯鑫已无股权可押。

所谓质押,按照百度百科的说法,可是 债务人或第三人向债权人移转某项财产的占有权,并由后者掌握该项财产,以作为前者履行这些支付金钱或履约责任的担保。

说人话:冯鑫用该人持有的暴风股权作为抵押,向投资机构许诺资金回报率,借此拉到投资。

有时候目前冯鑫持有的暴风集团所有股权时候 被冻结时候 质押,时候 太难 股权还前要再被质押。

“妖股”不妖了

再来看暴风集团,2015年3月24日上市时候 ,暴风股价从7.14元起,仅三个月时间,疯涨到327.01元,其间连续80多个涨停,一度被封为“妖股”。在2015年整年,暴风读懂了5三个涨停,最高市值达到了380.97亿元。

不过,外界的质疑声随之而来,暴风集团未能保住股价,在2016年6月11日回应公司正在“筹备重大事项”而停牌,一个 月后复盘,开盘即跌停,市值析出了36.91亿元。还会 又多次循环于停盘/复盘,在2017年7月19日时候开始持续一个 月的停盘期间,无论是投资人还是外界都觉得暴风时候 凉了,确觉得12月回应复盘,但也难挽颓势,市值仅剩73.8亿元。

而在业绩方面,暴风集团的拳头产品暴风TV在2016年销量80万台,集团营收16.72亿元,增幅达到了156.44%,2017年也以19.15亿元实现增长,有时候其中最重要的互联网电视收入觉得达到了12.83亿元,但成本也高达13.75亿元,毛利率-7.15%。

互联网电视还一个 多重要,时候 说甚至唯一的变现手段——广告,也是暴风目前的一项重要收入。有时候从数据来看,其2017年的广告业务下滑了26.13%,暴风集团的互联网流量正在严重萎缩。

这是为这些呢?现在的视频服务,亲们功能和体验差别不需要大,要想杀出重围,太难 靠内容吸引用户。2017年,暴风花在版权购买上的钱太难 8000万,反观乐视,都砸下了80亿元,更别说腾讯、优酷等大户了。太难 独有资源,用户流失也可是 情理之中的事了。

实际上,暴风集团下的主营业务还是硬件,暴风TV作为拳头产品,2017年总销量为84万台,根据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报告,其在智能电视的市占率仅有0.9%,位列第17,别说小米(12.8%)、海信(12.4%)、TCL(8%)一个 的品牌,就连乐视都保持着7.5%的市占率,暴风的市场认可度可想而知。

另外,在今年的618线上品牌销量数据中,暴风TV也可是 勉强挤进了前10,难以和众多主流品牌抗衡。好不容易打造一个 “干掉遥控器”的口号,也仅仅是语音控制功能,缺乏真正的创新,这该人 小米等某些品牌早就时候 有的功能了。

而在2015年正式发布的暴风魔镜,曾被冠以“中国手机VR盒子领军企业”的头衔,太难 两年就读懂了上亿元的投资,估值更是达到14亿。遗憾的是,这些项目仍然是“画饼”,究其这些,暴风魔镜可是 一套重新设计的“谷歌盒子”,框架+镜片,太难 提供独立的硬件,自身几乎太难 技术含量。体验过VR设备的人都知道,也太难 自带硬件的VR一体机并能带来不错的体验,而这些前要使用手机的“盒子”,太难提起兴趣多玩有哪几个。

暴风将经营重心放进去去了这些项目上,疯狂吸取投资,有时候泡沫终归破破灭。2016年10月,暴风魔镜大规模裁员的消息不胫而走,团队成员几乎腰斩,觉得官方表示仅仅是业务拆分,整个项目并太难 受到影响。但据暴风魔镜的工作人员表示,办公室空出大半,裁员规模在80%左右,有时候仅按N+1赔偿了基本工资,承诺的奖金等补偿都没到位。

财务报表遭到质疑

不光是股价,暴风集团的现金储备也时不时 老出了疑问。据统计,2016年暴风净现金流为-1.75亿元,而2017年这些数字是-4.93亿元,连续亏损原因分析分析着今年第一季度末货币资金储备仅有1.18亿元,几乎太难 勉强维持日常经营开支。要知道,目前暴风的短期欠款时候 达到了2.67亿元,现金流时不时 老出了严重断裂。

不仅太难 ,截止今年第一季度,暴风集团欠下了12.49亿元应付账款,而应收账款仅为7.8亿元。加上上1亿元的票据欠款以及6.8亿元的存货(暴风TV及VR设备),对于现在的暴风来说,这些深坑恐怕难以填补。

长江商学院终身教授薛云奎曾撰文《暴风集团隐忧:财务风险加大 盈利还是3年前的事情》,披露了暴风集团通过悉心安排的股权社会形态,再利用合并报表会计准则算法,让子公司巨额亏损。而重要股东所持有的母公司小量盈利——不但有好看的数据,并能收割子公司股东,从而保证母公司大股东的利益。

成败“小乐视”

在暴风上市时候 ,冯鑫对乐视的“超级生态”模式非常推崇,提出了“暴风生态联邦”,一个 一路高歌的暴风,成为了业界口中的“小乐视”。

暴风和乐视都有从视频服务作为起点,有时候时候开始做硬件,走资本市场,玩概念,还会 又搭上了VR和区块链的“风口”,甚至在某些业务模式上也模仿乐视,投入巨资在影视、体育、娱乐等多个行业,遗憾的是都太难得到预期的收益,太难 继续用股权置换投资,牺牲小股东的利益,将好看的数据转移到母公司,直接原因分析分析着坑越挖越大。

乐视现在的情况表人尽皆知,而暴风似乎也好太难 哪儿去,冯鑫的该人负债难以偿还,公司也处于现金流危机。按照乐视的模式,前要快速孵化新业务,抬高上市母公司的股价,一旦资金链断裂,就会崩盘。而现在的暴风同样太难逃离乐视的命运——仅仅是将财务数据做得“好看”根本没用,加上上现在冯鑫该人时候 太难 股权还前要质押,暴风时候开始的孵化计划,时候 被迫叫停。

内部人员造血能力偏低,产品竞争力缺乏,即使冯鑫多次公开表示该人对“小乐视”这些称谓的厌恶、无奈和苦恼,但也并太难 想出更好的最好的办法,太难 一错再错,在用股权换投资的路上越走越远。

暴风现在面临的不仅仅是债务和现金流的危机,股价低迷、财报遭到质疑、股权冻结等一系列疑问接踵而至,最后的稻草在哪里?冯鑫,时候 说暴风集团也许都太难找到答案。